十大恶俗广告,你说谁是冠军?

    广告固有一播,或流于经典或趋于平淡。对于一般观众而言,只要别像十年前的“椰风挡不住”那样的轮番上阵,前仆后继,听得人直想上吐上泄、一关了之,大多数还可以接受。既然你选择看电视,广告也不应该排斥,电视台的人也得吃饭,人不能只想着自己。但关键是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广告:它恶心,却无处不在;它反感,却播出频繁,叫人咬牙切齿,欲罢不能。
 
    妇炎洁、脑白金就不说了。说实话,这两个广告我并不是很讨厌,只不过次数太多弄烦了而已。与此有关的问题是,在电视台播出的广告中,比这两个创意差的广告有的是,为什么没有引起受众如此强烈的反感呢?好象是史玉柱解释过,“播出量少,没有给大家留下solar LED light印象。”
    聊聊给我留下印象的。

    胃必治——
    一个已过退休年龄的外国老头,不辞辛苦、不远万里来到中国,费劲巴拉爬到长城上,带着一拨刚补了钙血锌硒维生素的老太太,一边作意气风发状,一边操着一口标准的“外国普通话”对着镜头说:治疗胃病,请记住,一、二、三、四,胃必治(发音“威鄙痔”)。
    喊上一次也就罢了,还要连喊三遍。这个广告让我深刻领略到我自己的忍耐力和涵养,因为电视机至今还没有被我砸烂。但做为一个胃病患者,这个药我打死也不会吃丫的,它太容易催吐了。

    哈药广告——
    从盖中盖,一直到谁不喝谁笨蛋的三精蓝瓶,哈药推出的所有广告都让人厌烦无比,烦得不是内容,是频率。知道孙悟空为什么想下辣手吗?因为唐老太太实在实在是太他妈能唠叨了。

    生命一号——
    一个满脸傻气的小孩,一看就是在学校里谁见谁揍的面瓜,咬着一支口服液,忽然在头上画了一道紧箍咒似的光圈,画外音马上出现,大喊可以促进骨骼生长,补充大脑营养,提高智力,改善思维,好象还能提高记忆和增强体质什么的,就差长生不老了。我认为,一,太拿老百姓当***了,二,笨熊、喝。

    某口服液——
    忘记牌子了,一对狗男女,男的说:我最近没有力气。女的说:看到他愁眉苦脸,我也跟着心焦。喝了口服液后,他好我也好了。每次看到这里,我都要翻看《中学政治》,好好净化一下我的心灵。Chinese Cheongsam

    征途——
    大嘴巴,小眼睛的姑娘,坐在一台电脑后边,没有任何原因,傻乐。傻乐我不在乎,但我受不了乐得那么缺心眼的。

    慢延舒宁——
    公交车上某人的手机狂响,周边乘客的耳朵立刻竖起来,电话接起:“你是不是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啊?”有人总结,此广告暴露了中国人两大陋习,一、喜欢偷窥别人隐私;二、公共场所打电话太大声。

    智联招聘——
    看到这个广告之后,我只能说,我以前也曾经喜欢过黄健翔。有比我聪明的人请指教一下:黄老师为什么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笑得那么傻?我想代表曾经的意甲球迷问一句:为什么?这究竟是为什么?难道,是剪辑出了问题了吗?

    汰渍洗衣粉——
    郭冬临领衔主演的电视系列,真正的肥皂剧。实话实说,这个洗衣粉广告有几个桥段也有点意思,至少和那些完全不过脑子的广告相比。但它的要命之处在于:明摆着是商业广告,却非得整的像新闻报道的现场直播。拜托了,都知道你是托。

    IBOX——
    好象是IBOX的广告吧,“让我爱上学习”那个欠扁口号,一个小屁孩在那里傻笑,手里捧着一个学习机式的东西,笑得跟疯了似地。当时我就想,这个广告的意思莫非是,谁买谁疯,谁用谁傻?

    电视直销——
    在这个午夜大量播出的直销栏目里出现的手机,牌子没听过不要紧,性能不了解也没关系,且听主持人慢慢道来。该手机无论大小,不管,一律不怕压、不怕水、不怕火、不怕摔,电池能用半年,DVD都没它清晰,价格还惊破天的便宜。孙悟空的金箍棒都没它结实,简直是美国刚刚制造出来的新式秘密武器。质量我懒得考究质疑,但我敢打赌,卖这些手机的人,和制造它的人,自己用得一定不是这个产品。我敢赌他们的人头。Flower Girl Dress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