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默的墓志铭

  在英美等国随便走进一座墓园,都可以从林立的墓碑上,读到几则令人莞尔一笑的墓志铭。

  最常见的一种墓志铭是用死者的身份和职业作文章。在英国约克郡地区,牙医约翰·凡朗的墓碑上写着:“我一辈子都花在为人填补蛀牙上头,现在这个墓穴得由我自己填进去啦。”

  在英国德比郡的一处墓园中,有这样一篇铭文:“这儿躺着钟表匠汤姆斯,他将回到造物者手中,彻底清洗修复后,上好发条,行走在另一个世界。”

  另一种常见的墓志铭主题,是当事人的死因。在美国佛蒙特州安诺斯堡的Pink Wedding Dress墓园里,有一 块碑上写着:“这里躺着我们的安娜,她是被香蕉害死的,错不在水果本身,而是有人乱丢香蕉皮。”

  在新罕布什尔州堪农镇上,一个教会执事为妻子刻了这样的碑文:“莎拉休特,1803~1840,世人请记取教训,她死于喋喋不休和过多的忧虑。”

  还有一类墓志铭是由他人代为撰写的,幽默得过了头,几乎成了尖刻的讽刺。英国铎尔切斯特地区有块墓碑上刻着:“这儿躺着一个不肯花钱买药的人,他若是知道葬礼的花费有多少,大概会追悔他的吝啬。”

  英国许若夏普地区的一处教会墓园里,有一则碑文,令人怀疑是出自一个向死者求爱未遂的粗鲁男子之手:“骄傲而又矜持的玛莎,总是神圣不可侵犯,她拒绝给予男人的,现在都给了蛆虫。”

  一些父母为夭折的婴儿撰写的Informal Wedding Dress墓志铭也颇令人玩味:“墓碑下是我们的小宝贝,他既不哭也不闹,只活了21天,花掉我们40块钱。“有对夫妻为出生两周便夭折的孩子写道:“他来到这世上,四处看了看,不太满意,就回去了。” 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